澳州中心主席 刘红平

中国自由贸易商协会联盟澳州中心主席 刘红平 

一座“大隐隐于市”的庄园,一个可以竹林听雨的宝地,一处藏龙卧虎的隐秘居所。这并不是古典小说里的情景,而是位于墨尔本东南区的“韵之园”会所。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来形容它略显小气,用“山不在高,有龙则灵”似乎更为贴切。这样一个颇为神秘的花园住处,它的主人刘红平女士也拥有更为传奇的人生。

真正的千里马不需要伯乐


唐朝韩愈《杂说》中曾写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人们常用“伯乐识马”这个成语来说明识人的重要性。然而在刘红平的传奇人生中,她用自身真实的经历完美的诠释了,真正的千里马不需要伯乐。

1984年毕业于天津商学院的刘红平,是中国第一届管理专业的学生。优异的成绩使她在20多岁的年纪,便开始担任大学助教。充满活力的性格和专业性的教课方式使她的每一堂课都“人满为患”,甚至在走廊里都站满了来听讲的学生。作为刚毕业就站上讲台的新老师,刘红平一个学期要教授三门课程。然而正是这段充满了负荷满满的时期,锻炼了她的表达能力和逻辑性。“况且工资真的蛮高的,我第一年的工资就有46元。”这在八几年的中国,实在是一份令人羡慕又颇受尊敬的工作。

当时刘红平的所有同学都认为,她这样一个性格温柔又可爱的女生一定会在象牙塔里教书育人一辈子时,她做出了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举动——到深圳经商去。原来,在教书时一次到深圳参加广东省经济管理研修班的机会,让她认识到这广阔世界的无限可能性,也因此结识了不少身在要职的贴心朋友。

1988年刘红平来到深圳,在国家经贸部成立的公司中做进出口贸易。在经过了最初几年的经验积累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的人生从此改变。前苏联的商务参赞带来了一次“易货贸易”的机会,俄罗斯出口拉达Lada汽车和伏尔加Folga汽车到中国,再从中国采购大量的服装鞋帽运回俄罗斯。面对如此巨大的生意,当时的公司老总出于对未知事物的不确定性不敢贸然接手,也强烈反对刘红平开展这项业务。然而刘红平却敏锐地觉察到其中的商机,“我当时就觉得我们就只是个中转站,车给我们,钱给我们,退税还给我们。有几重保险呢,有什么不敢做的!”正是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魄力,让她决定自己干!

于是凭借着当时中国买家支付的10万元定金,她开启了自己的公司。事实证明,刘红平的判断是正确的。世人不识马千里,自有良驹展才时。每次从俄罗斯进口大量的伏尔加车、拉达车到中国,都要一次性运一船400辆的汽车,订单都是几千万起。这在那个年代绝对是个天文数字,也因此刘红平自己公司账上的现金常超过一个亿。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更何况三年。如今的刘红平早已不是当年大学同学眼中象牙塔里的小姑娘,而是拥有自己商业帝国的女强人。提起那段经历,她反复强调是因为自己的幸运让她遇到了贵人,她将自己的成功全部归功于曾经老总的阻挠,才让她下定决心自己办公司。“我后来挣得一切都应该是我工作那个公司的,但是他不让我去做,反倒变成我自己的了。”但若不是她以谦逊与诚恳积累下的客户,敏锐的商业触觉和过人的胆识与魄力,她是无法在短时期内达到如此的高度。俗话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正是她一点一滴的积累,才造就了当时的天时地利人和。


 

儒商之道


中国人说商人的最高境界,便是儒商,儒雅风范中和了人之气。然而面对刘红平,你只会觉得这是一位颇有古韵的儒雅女子,和世俗眼中充满“铜臭味儿”相差甚远。“我从来没尝过缺钱的滋味”这句话从一般人的嘴里说出,多少会让人感觉不舒服。但从刘红平女士的嘴里说出,只让人觉得这真是一位率真的女子。

 

2003年为了儿子躲避SARS而来到澳大利亚,至今已在澳洲居住近10年。有人说,如果你2003年不离开中国,你肯定会有更大的发展。但刘红平觉得,人总要学会知足,钱永远赚不完,比钱更重要的是懂得心理的需求。


修身,齐家。这是刘红平对自己这些年的要求。脱离了国内两个司机两个保姆全方位照顾的生活,来到澳洲后她发现自己动手做事也别有乐趣,甚至还学习了做西餐。在国内工作中严重透支的体力和高度紧绷的神经,都在澳洲的阳光沙滩中得到了治愈和休息,当成功与财富都已经成为符号化的东西,心理的安稳和对社会的回馈更为重要。刘红平女士说,当你做到一定程度,金钱不过就是银行卡里不断翻翻的数字,如何能够找到自己的社会定位更为重要。对于喜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她来说,商业是另一种文化传播的方式,她也希望自己能够帮助更多的人。并在《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签订两天后,在自家的“韵之园”会所举办了中国自贸商协会联盟澳洲中心揭牌庆典活动。维州商业移民部长Mr Jay Haugh,澳星移民总裁陈红梅女士,UB (Victoria) 集团有限公司董事 Mr Bang Le和中华情联谊总会的张宪舫会长等数十位各界精英们均出席了活动。

 

 

 

 

(作者:韩松子)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