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21个自贸区,打造四大新领域如何分工

我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实现进一步扩容,全国范围内成员增至21个。

近日,国务院印发北京、湖南、安徽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和浙江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展区域方案。至此,从2013年在上海设立第一个自贸试验区,我国已先后产生六批共21个自贸区,分布在全国21个省份,形成了多领域复合型综合改革开放态势。

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近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介绍,这次北京、湖南、安徽、浙江4个新设自贸试验区或者扩区,会实现京津冀的全覆盖,有利于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同时,实现了长三角全覆盖,有利于推动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将有利于进一步服务国家发展战略。

“中国自贸试验区的布局是基于我国对外开放总体布局而考虑的,在一些重点领域进行探索和尝试,推动国家实现更高水平的开放。”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张威则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拿这次自贸试验区进一步扩容来说,这四个方案重点推动服务贸易、先进制造业、科技创新和数字经济等领域的创新发展,这也是中国下一步深化改革开放中四个非常重要的领域。换言之,我们是按照国家开放发展的总体布局在一些地方开展更深层次的探索和实践。”

不同的自贸区承担着不同的使命

自2013年以来,我国先后批复了18个省份的自贸试验区建设,加上新获批的3个,我国自贸试验区已增至21个,共涉及67个片区。

自贸试验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实施7年来已经累计形成了260项制度创新成果面向全国复制推广,涉及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政府职能转变等多个方面。

张威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就中国现如今的对外开放来说,我们选择的是更具主动性的、自主开放的道路。她解释称:“原来我们是按照加入WTO协定的内容和要求对外开放的,以及依据我们跟很多国家形成的双边或者区域性的协定。也就是说,以前的情况是协定中约定怎么开放,我们就怎么开放;而现在,我们更多是按照自主开放的模式,在特定区域范围内进行主动扩大开放的探索性尝试,通过这种方式,去探索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的路径怎么走、模式怎么选。”

已建立的18个自贸试验区中,11个所在省份属沿海地区,7个所在省份属内陆地区。王受文称,选择这4个新设自贸试验区或者扩区,会实现京津冀的全覆盖、实现长三角的全覆盖、进一步叠加了中部崛起等国家发展战略。有利于推动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多元化的开放合作格局,打造国际合作与竞争新优势。

其次,王受文称,这有利于进一步保障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北京科技创新动能强劲,湖南装备制造业积淀深厚,安徽新兴产业要素比较活跃,浙江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在这4个地区新设或者扩区,将通过科技创新从源头上补链强链,依靠产业链集成创新进一步稳链固链,提升产业链供应链先进性、稳定性和竞争力,引领产业高质量发展。”

“对于自贸试验区的发展来说,扩容并非仅仅是规模上的扩大,也并非仅仅围绕着特定地方或者特定产业的发展,更多的是在一些重点领域进行开放模式或者说路径的探索。”张威认为,“不同自贸试验区承担着不同的使命,也就是说,不同的自贸试验区可以在不同的领域为中国积极主动扩大开放去探路。”

王受文表示,这四个方案可以说充分考虑了党中央、国务院对自贸试验区的战略定位和要求,围绕着服务贸易、先进制造业、科技创新和数字经济等新领域新业态,提出了特色鲜明的差别化试点任务,打造各具特色的改革开放新高地。

探索打造四大新领域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贸区要成为全方位、高水平、多层次对外开放的主力军,尤其是在疫情过后,在全球化面临贸易保护主义侵袭,在全球经济恢复发力的时候,我们更要引进外资,加快进出口,打造高端制造业,抢占技术创新的高地,实现以国内市场为主体的开放的、稳定的、安全的产业链。”

那为何选择上述四大新领域进行强力探索和打造呢?张威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中国是货物贸易大国,虽然目前在服务贸易领域的规模也不小,但从全球范围来看,我国服务贸易的竞争力还不强。

“在国际经贸新规则中有很多内容是与服务业或服务贸易相关的,而我们在这些领域还需要做进一步的探索和尝试。因为服务业的开放跟制造业不同,其开放的半径更大。譬如说,制造业的开放可以锁定在一个厂区或者园区的范围内,但是服务业开放涉及的范围会广得多,可能对经济发展产生的波及面也会更大。”张威说。

因此,张威认为,需要通过试点的方式来评估服务业扩大开放对经济发展的影响,找到更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模式。这也是提升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的一个重要选择。

在先进制造业领域,张威表示,我国的制造业规模很大,但是在先进制造业领域的竞争力仍需增强。她称:“从中国开放发展的实践来说,我们肯定是要走以开放促发展的道路,通过更好地整合全球的创新资源、先进要素,学习全球先进制度经验,以促进我国先进制造业水平的提升。”

在科技创新方面,张威提出:“现在,全球的科技革命更多倡导的是一种开放性的合作。在这个领域,我们还可以创造更好的环境,去整合全球优质的科技创新资源,这包括技术也包括人才。通过更好地扩大开放,创造一个更好的发展环境,让全球更多的优质要素资源向中国集聚,为全球的科技进步和发展创造更多的价值。”

张威表示:“在数字经济层面,这是全球经济发展的一个前沿领域,无论是其发展模式还是发展规则上,都有非常大的探索空间。我们之所以选择把数字经济作为新的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或者说扩大开放的一大试点,也是为了更好地与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相接轨,在全球数字经济发展中贡献更多的中国力量。”

王受文也表示,2019年,这4个省份利用外资额占全国的21.4%,进出口额占全国的21.7%。在这4个地方新设或者扩区,可利用这4个省份外向型经济发展势头比较良好的特点,进一步释放巨大的潜力和发展动能,有助于探索在新形势下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体制,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